《碎米达王爷和水月》诗集||自序和节选
2017-04-05 01:35:03
  • 0
  • 0
  • 0
  • 0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 ... ebcba077492d1280#rd

点击我的微信公众号地址打开阅读!


这是一本粗线条原生态的个人心灵史诗,是我蛰伏巴蜀6年时光里,最深层情思的诗性表达。

碎米达王爷,是自我表述的主体,勉强称为一个诗我,他的叙述和表达也很幻化。有时候,他甚至是蜘蛛;有时候是水月的朦胧爱人,时空背景是在一个广糅的宇宙中。水月,则是王爷的一个阴性幻象,一个与王爷伴生的精神对偶,原型是水里的月亮。


自  序

1】

”迟波还同洞庭老,啸歌要问七年期。”

这两句诗,是我于2005年春夏之交在广州写一首诗歌《银河系》的时候,梦中得句。记得在写那首其实很幼稚诗歌的时候,整整半个月恍兮惚兮,生活在一种非常特别的宇宙景观里,那种凄清照影的洪荒境界不可言说,无法比拟,我当时内心确信:在这个宇宙如果存在智慧生命和文明,那么,我就是能够与他们沟通的地球人之一。

今天想来,七年前的奇特经历,其实是“我”对于日常庸常现实超越的诗性表达,是将自己置于宇宙造化演进的历程,对人间的回望。这14个字,当晚在额头荧屏上白光闪闪,我在梦里警觉并牢固地记忆,随之醒来。

2008年春天,我来到梦中的蜀国,在李劼人故居边的狮子山麓刚安顿好两个月就遭遇512大地震,流落街头,睡防空洞,夜晚用手机写诗歌发饭否,然后,整理到论坛。6年多来,四川没有停止过地震,直到2015年春出川回到长江边的故乡。

频繁的地质运动,与我内心的诗情发生某种神秘共振;天府之国悠闲安逸的城市生活,也适合诗人。过去的那些岁月,也是网络诗歌最热闹的时光。尤其2011、2012两年,碎米达王爷也像海啸和地震,一种原生态的爆发,将我最内在的愿望进行了尽情的宣泄。算起来,离那个具有谵语般的梦里得句,正好7年。

在某种意义上来说,诗歌属于深度安慰,那种饥渴囊括肉体和灵魂的所有纠结,隐私和大众的一切歧路。

她是一盏昏暗的街灯,传递着经典的风情。

浪漫主义,其实一直没有死亡,只是变体在依然不愿意只是活着的人类的内心。

我们需要新的更具有冲击力和未来气息的表达,并且让这个表达富有个性传奇,传统背景,以及不可一世的原生态爆发力。

我的这些诗歌,到底是什么?

就像我命运中遇到的一个树桩,半朽半腐,可是,我每天面对的只有它,于是,顺手就拿起刻刀,进行了雕琢,按照我自己的愿望和设想,每天摩挲着,雕刻着。

终于有一天,这件物事有点轮廓,有点像我自己的一个影子,一个潜伏的幽灵。

它在阳光下呈现出来,将我自己吓了一跳。

她看起来还很笨拙粗糙,没有打磨抛光,可以放进拍卖会换银两。

我打量着这个怪物,一个影像自我,被牵扯进宇宙更广漠的时空。

我一直在塑造和觉醒,在雕刻那个前生后世。

2】

诗人有两个心结,一是社会自由,二是信仰净土。

社会自由,意味着言论和思想自由、经济生活的自由、艺术创作的自由,其反面是不自由,控制和奴役。包括剥夺私产,控制言路,统一思想等。社会自由度,渗透到人类社会生活的一切领域,关系到社会正义的实现,人类道德的提升。

诗人是天生不合群的人种,他们天性热爱自由。现代诗人也像闹市隐士,对时尚和公众保持着矜持和警惕,以一种独特的视觉观察感受着世界,栖息在一个自己经营的极端语言环境,像是经营一个边城,自己也不知不觉成为松鼠、鸟儿,在自我性情天地寻找脱离世俗支撑的艺术平衡。这是诗人的修养,语言修炼也能作用于灵魂,疏通灵路,抵达雪域。

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自由和专制两种社会理念,呈现出交锋状态,传统和现代化转型,也形成复杂而丰富的历史表情。

从开放混乱到自由繁荣,中间存在着迷途歧路。

我不是社会学家,而是一个民间诗人。作为一个使用汉语写作的人,民族传统文明文化,通过文学、艺术、佛教、纸墨、雅玩等形式,在我身上留下了汉人的烙印。

生活在这样的时代,诗歌想做出隐退现实的超越姿态,进入到心灵审美,甚至宗教修炼的境界,这种退出风月场的诗歌表情和远离时代喧嚣的隐逸心态,一是与物质世俗追逐的脱离,二是从时政批评的对峙状态,走向超越姿态的诗学批评。

艺术和艺术批评,不象时政批评一样,对某个具体事件政策作出反应,而是指向心灵和审美,更具有形而上的意义和价值。

我的家国梦,是一个复兴盛世的梦想,一个传统复兴的自由化民主国家,像是延续了民国以来被打断的中华文明进程的一个诗意补偿,一个个人诗学意义的愿景。

我跟所有读书人一样,感受到这个时代社会生活的扭曲变异艰难冲突和焦虑,虽然诗人善于孤独地回避,探寻内在自我,在诗歌里找到精神之翼的飞翔天地。但是,我们又不能不食人间烟火,餐风吟露。所以,与尘世的隔离感,象一道伤口,永远无法愈合,缠绵在字里行间。

诗歌边城,永久居留地,成为我内心的渴望。诗性生存是一个时代话题,多重语境的困苦折磨着诗人的心智,需要他们在尘世中长出翅膀,学会平衡。

碎米达王爷和水月,是我孤居西川狮子山麓六年,断断续续写下来的。

碎米达王爷,是自我表述的主体,他不是现实的我,很难做出准确界定,勉强称为一个诗我,他的叙述和表达也很幻化,时空背景是在一个广糅的宇宙中。有时候,他甚至是蜘蛛;有时候是水月的朦胧爱人。水月,则是王爷的一个阴性幻象,一个与王爷伴生的精神对偶,她的原型是水里的月亮。在王爷与水月的对话缠绵的漫长岁月,我将情智投入,做了一个属于自己的诗歌花园,       诗歌是情欲和意欲的美妙乐章,不是空中楼阁,纯粹意淫,字里行间,有我的孤独,象征映射了我的艺术存在。

永久居留地,是一个诗人向往的故乡,有现实的女人和狗,不再只是与宇宙和水里的月亮,才能耳语。

时代生活的方方面面,诗歌主题都有触及,既零碎也丰富。碎米达王爷,是原生态爆发;水月,则进入到比较冷静的艺术关照。

这是一本粗线条原生态的个人心灵史诗,是我蛰伏巴蜀6年时光里,最深层情思的诗性表达。

我有一个顽固的诗学意义的念想,就是人类会在21世纪上半叶解决制度问题,从而到达一个大同盛世,才有可能在解决自身问题之后,能更多地将目光投向浩瀚的宇宙,啸歌银河系。

这本诗集在这种意义上,恰与初心吻合。


诗集节选

上篇《碎米达王爷》节选


碎米达王爷的宠物

               展玩着这自制的剑匣

              我便昏死在他的光彩里!------闻一多

1】

大鸟


碎米达王爷的宠物   在昨天就飞了

留在手臂上的抓痕痒痒的  滴血勾魂剑

近来老是在匣中鸣响   水月姑娘的裙子

在春天太短了

大鸟  屁股上白点播撒下来  我在夜里学着张嘴

接受梦想的馈赠   文字的蛇型穿街走巷

走进几个十年前的树轮

当你突然到来  仿佛有惊醒在生活中发生

王爷和宠物   都在寻找邂逅的下一次良机

2】

雁南飞


五色飘带的桥  远方的十万大山背影

我是一个人  陪伴着失群的一只孤狼找家

我是一块镜子里的碎片  在空洞的心上找绳子

其实  宠物的友谊仍然只是钟的齿轮

在清洗之后  闪着当年心跳的银光

你在一个赛事中落伍  在一次洗牌中

手里剩下没有打出的大王和红桃老K

这就是悔恨的全部内容


3】

桃木梳子上的洛阳


桃木梳子  氤氲岁月的体香

每天清晨  碎米达王爷都在落发银丝中

试图乔装打扮回盛年的才华和猛力

院子里迟开的牡丹  在玫瑰的色域强占了地盘

夏天和洛阳   在我们有了新的栈道和粮仓之后   安定下来

黄河  清澈的源头粼粼波光  王爷的宠物在那里成精

在那里笑   它飞翔的姿态  好象很模糊

就象王爷布满皱纹雾气弥漫的脸

4】

王爷心中的彩绳


一页残了的诗简上    滚动露珠  念珠  泪珠

水月姑娘夜里的鼾声  在荷花亭回旋风声 雨声  竹子

生长的声音   别的世界  江山也在下沉

一行行史迹   伸出金戈铁马的手  摸索温柔的细节

几个巨大星座的穴位  是王爷平生的遗憾和憧憬

一条彩绳   系在姑娘简单愉快的鼾声上

宠物  那是怎样的一种思念  可以与失落的

青春相提并论

5】

剑匣


冷兵器有它温柔的面孔  如今这个世道没有章法

在断裂  开花  咆哮的年代    颠沛流离中渡过

有时候沉睡在野蛮之地  强作欢颜  在行军途中

随地就食   王爷的骏马座骑也老了筋骨

夜夜叹息声   从马廊传到鸽笼   在手臂痒痒的感觉中

细碎地缠绵   忽然天就亮了  象一个盲人睁开蝙蝠的眼睛

红色的肉汁流淌在外面  在窗格之上

凝聚的血素   搅动着尾巴

王爷的剑匣夜夜发光   发热   鸣响

一定会有事情在发生  在壶口的一座未伐光的森林

6】

觉悟与迷惘之间


她一定是月光娘子  托梦附体在丫头身上

也或浪荡颠峰的日子已经腻了   收拢秦淮船仓的灯火

做一只人间的蝴蝶   可是  那变化一直悄声细语

王爷在睡梦里想着心经的句子  也仿佛与病痛远离

站在大鸟的天上   看着自己和花魂合体

人间其实没有死亡  只是大须弥山里外荆棘太深

残躯妄识在太阳刚刚升起的后花园   那里的春蚕吞噬辣意

7】

木统江山


虽然说铁桶江山成了木统江山

裂缝漏水  可是体制就是身上的马褂

也是习惯的河流   这里没有宠爱的幻想

生活艺术之鸟  在苍穹盘旋

俯瞰大地爬行的生物  哪怕水月姑娘的一声叹息

王爷的一次惆怅   都在眼里

这个该结束的枷锁  越来越紧

腐朽剩下最后的干壳   夜晚星光下蛙声如鼓

蜕变和跳跃的动作  将要完成

8】

王爷病了


王爷病了  卧床不起

心头的郁结  象水葫芦飘飘荡荡

伤口迸裂的感觉刺骨而漫长    气候也阴晴不定

四月  春花凋谢了  仍然没有听到春雷

端午节也快到了   土地还如此干枯

蝗虫在发育   布谷无声

在弥留之际   我想说话

水月  那宠物不知道如今栖息在谁的心尖

那里有一片天空  属于它的翅膀吗?

2010-4-9


碎米达王爷的端午节【组诗】

1】

大鸟与王爷


碎米达王爷去世几百年后   大鸟依然在黄河上游出没

水月姑娘的坟墓上长出鲜艳的红日花   光芒覆盖了未来的河床

也许干枯了源头  地脉沦陷   而人类新的祖先开始拓展太空

进步的翅膀还是与大鸟的羽翼紧紧相连   依偎在那个古老继母的坟头

时间秒针  与征服的联想  在血脉深处缓缓流趟

宇宙中有侧光照着上帝的一半面孔   另一半也许属于魔鬼

更可能是机器狰狞的内脏   我们部落的成长和发育

在时间的光盘上刻录着密码   指纹  关键部位安置的啸声

来自一个古老年代   公元2010年一位草根诗人的滴血眼球

2】

革命者就是风


“革命者其实就是风”    王爷10世后转生的灵魂自言自语

关于月球上大量内蕴水的新闻   已经象古老的四大发明

成为小囡囡们的常识   而回忆的荧幕上有烧片的痕迹

屈原  怎么能与大众龙舟竞渡的俗乐混为一谈  与粽子包裹的言论

纠缠在红豆  猪肉的嘲讽里   时间的位移已经从二d进化到三d

而我统帅的民主联军锦旗上   已经被几个正在消亡文明行星的灰尘弄脏

生命的蝼蚁仍然在黑暗犄角有规律地叫唤   铁甲战舰在时间血色海洋里缓缓开来

我想起吐血坠马的先贤   也怀念一江清水上的秋风

大清王朝的最后挣扎其实很具备人性化的药用价值   就象嵇康后院的合欢花

3】

蛇蜕洁白新鲜的形式


脚下踩着自己几十万年的过去   蛇蜕洁白新鲜的形式

在揭开着未来的伤疤   我们嬉戏的地方就是青梅竹马的故乡

而隔着屏幕触摸到你心里已经成为指甲碎屑的春天

偷窃的秒针   名妓的分针和大盗的时针   在她将要剖腹产的前夜

制造紧张气息  我将独守心里的碳火  等待没有父亲的儿子的诞生

我将在没有哭声的生命来到世界的时刻   在他的背部刺下“精忠报宇宙”的新命题

我在昏迷中   偶然邂逅几个带伤的剑客

跟他们家常来时的天气   黄色的秋林   匍匐的云雀动人的歌喉

天才搏击世界   火光和星光交映着斗转乾坤   让竹编书简防蛀防虫

4】

一花三叶


一花三叶   诗歌  兵法和佛学

一直还没有整编最后的全集   只是章鱼的触角又在搬弄是非

象我心里的几次烫伤   被纠结着丢进柴房    金人入侵的前夜寒气逼人

我要爱这个草原   爱俘获我的王爷   爱这前生后世年年岁岁开满红日花的坟墓

爱我的女妆   爱代父从军戎马射雕的岁月   爱我总是不愿意归家的浪荡夫君

我还擎灯把盏  在这个荒凉的陌生星球上   打开窗户观看着新的空战演戏在情感的闺房

水月姑娘对王爷的思念  从地球破裂成两半的时刻就没有停歇

一半喂了天狗   另外一半与哈雷彗星的尾巴结婚成另外一个世界的豺狼

如果山林再次听到虎啸   才是浪漫的事情   我将描一副神虎肖像送给你

5】

碎米达王爷的弥留之际


在弥留之际  他还不能完全总结自己的一生

盖棺也不能论定流水落花的日子汇聚的长河   她是谁

在发烧的梦呓镜像中   散发悬空   凝聚不成心底的水月姑娘

水月姑娘的湖心  映着的不是塌实的土地  庭院和一杯茶汤

她从王爷死亡的游离状态中   看到了自己漂泊身世的炊烟升起来

那是灵魂轻盈的疼痛   在藕花深处嫁接在肉身上的一个契约

在明亮干净的境界  从月亮的银色上发现着自我的某些秘密

有时候  五色的错觉会混乱   触动祖传的药性   享受着奢侈的顶带

哦  我在另外一个世界   也可以做碎米达王爷   只要能记得今生今世

6】

水月姑娘的红唇


胭脂泪  晶盈地流淌在一片味觉焦铄地带

在一本刺激肌肉夹层的杂志封面上   发现孤独的大独裁者

披风黑色地夜行  而我投鼠忌器  记得水月的仁慈是张容易穿孔的纸张

将祝福绣在薛涛笺上  还有你琴声里的孤独

这个季节不可规避的栀子花香  七月流荧的夜晚

她的红唇烙烫过碎米达  年轻的健美胸膛

在那个宝玉失魂落魄的年代  在薄薄雪霜娇羞地爬上枝头的时刻

在水仙对镜的妆台   那是我收藏的一个暴力的印记吗?

7】

闪烁的金子跟眼泪一样


闪烁的金子跟眼泪一样  山谷的阴风操纵于魔鬼之灵

由于这次绝望的贪婪   我们曾经全军覆没

水月  你的喉咙和手指长满刺槐  张帆飘行在碎米达家族的背脊

你就是天堂的一个检验员  水中的夜叉  空中的度母

跟随了我整整一生   还有回程

在一个交换所有的黄昏  鹂歌

惊飞树林的大鸟  王爷的宠物

失魂落魄地一直痉挛到肺腑  胃肠


2010-6-17


碎米达王爷的时代痛苦


1】

在这些芝兰恹恹一息的山丘   在美人杳无音讯的端午

王爷望着盛夏酷暑还没有考验过的落叶  恍惚身在中秋

只是那轮明月升起的泪水   诗歌里几度交臂擦肩而过的故乡

在枯萎的嘴唇和佛祖游离的内心   找不到流泻的土地和机缘

我们诉说的只不过时代的痛苦   是被压抑在良知和权仗下的呻吟

龙舟划过清波   孤独照面的粽叶和这门头的艾草

水月无言地将全知全能的洞悉和体谅   显示在水中一个模糊的影子

2】

漫天白色纷飞的蝴蝶    在春暮的另一头半夜织锦

我早就告诉你  亲爱的水月  在岁月还没有成熟的时分

需要加倍小心和耐心   因为这个季节存在生活的秘密

诗歌金色的手仗  有权柄的痕迹   也有爱情的汁液

如今  多少条江水已经照不见明月?  无论大师们的预见怎样银光闪闪

我们的将来是前沿哨所  还是你体温残留的故地?

3】

我已经可以在丢弃暴君与战争论的山头和深渊   静默反刍

将对你穷途的爱戴   寄托在一朵黄花身上

语言发生的时候  就是在与万物翩翩起舞  水月你真的能成型入梦

我不能衡量你梦想的价值   只是再坚持一会等待变化

星辰和日月  上师们走过的中阴身甬道里   那么多的绿松石和红宝石

为什么为什么  水月你一直在空间和时间的隔阂中血肉模糊

4】

那么这次激烈对话的瞬间   是杜甫望乡的节奏迸发

也如同你和我   在中秋会晤的前奏

在时代痛苦的刀山上  架起一条钢绳

王爷御风飞翔   而你一步一步

我们也可以换个位置   或者同时插上天使的翅膀

让黑夜之神和光明女神  都哀求追逐在甜酸苦辣生活的后面

2011-6-6


碎米达王爷想什么是诗性

----艺术其实是心灵的饥渴。

1】

水月在池塘和床榻的呻吟    象一个古老谜语

一直是作为虚拟词汇存在  记忆中无法赋予她真实的血肉

我们有过许多患难  很多似是而非的交流   文学的痛苦加上网络

的隔离   双重虚幻人生    这次算是洪水滔天地折磨王爷的关节

我还是在祖先们一再失语的地方  跟分裂的自我打交道

生命是一个包涵着太极的自足宇宙   在夜晚音乐和诗歌悄悄回旋时分

你的女人   你的男人  会在某个激情萌动的地方团聚

2】

有一个类似蜘蛛的精灵   顺着玻璃滑下

雨水洗刷着   在初冬季节   芙蓉仙子还没有离开的日子

这样地幻梦和品味语言词汇的肉感    是多么幸福的事情

那么  让我重新回忆是怎么开始进入碎米达家族无穷无尽的河流

追索源头   去理解诗性是一种什么物质   带着今天的仪器

我一直伤感到时间的液体性    一半在黑暗一半在光明里飘荡着

而且三界之中善恶是非   如同炸开的红色石榴   粘连着子孙们授粉的遗传

如同我晶莹心壁   总是被灰尘覆盖   那里有焦虑  愤怒  戾气和尖锐的声音

3】

也许  行动派诗人或者攻击性抒情诗人们能够体验初民的野性

在意想丛林   做一个回归的人   当然血腥  旷野  尸骨 狼嚎

交欢  以及与神彼此欢娱   某些刺激性审美可以塑造一个新人


我知道饮毛茹血也是伤感的   动物的面部都是焦虑的

诗性是什么物质?灵魂是烟一样的吗?

灵界丑恶  彼岸争斗  天界等级   以及往生的道路

这些与诗性存在逻辑界面的关联

如果没有爱   那么抒情和行动就是疯狂

4】

只能如此  在东方智者们面孔里发现奇迹

难道这渊源流长的安置  进化的迷离曲线不是芳香的吗?

你只要开花   忍受强劲粘连  与自己肉体的文学和文学的肉体

我一直在桌面边沿观察着动静   有时候诗性是轻盈反光

有时候是那边的消息  而更多是无言静默  我爱那盏梦中的油灯

这一切消息到来都不是偶然的  也非暴力  就跟掬水一样

与生命本质打交道   一向没有人为的学术和在真理面前的遁词

5】

就象云雀高鸣  用匍匐的眼泪喂养

任何庄严都跟灵魂正面狭路相逢   你必须有足够的准备

在爬越时刻坚韧   在坚韧时刻放飞   在面对自我的时候注意到交手的穴位

诗性是什么物质?  它一直幽暗地生存在大脑和心脏够不着的部位

那里只储备类似罂粟的食粮  拯救和放逐的刀具

我在跨越的时候想到死亡  而在死亡的时候又咀嚼远方

善之花只能在春天被观望一次   而恶之花总是那么粘连和不可理喻

因此  在这个动荡的水月之夜   通过心跳能达到语言雪域的道路

2011-11-16


碎米达王爷的菩提叶

1】

叶子装在镜框   它本来应该挂在树梢

纤维粘连着的憔悴身躯  曾经是绿色的芽

春天的声音   如今镜头老化  花还在开

有时候   视线聚焦在某一个部位 肉身的  意识的  末那识的  独影意识的

情感的河流有多少商数   多少蝼蚁的白骨

如今坚固这个妄想   在我们对接风情的每一个清晨  午后

酒是个尤物   粮食在舌尖跳舞的感觉  在我们拖拉着肠胃的九曲流觞   阡陌道上

2】

当你翩然来到世界

回旋身体   一片白色的鸟羽  一点山里的红花

当窗外的万家灯火   没有预警地熄灭  我们之间温情的战争一直难分难解

那是一个用词语命名  识别的窗外

我也不过一场相当滑稽和透明的成长

生和死   就象这个白昼和黑夜的旋转   无眼  耳  鼻  舌 身 意

那时候高龄人会懂得   人生白头只不过一瞬间的风情   连个句子也不可得   无从说

3】

当年的灵山是原生态

如今的情色有九重衣裳  我们在不是盛世的时代想象着孔雀  凤凰

世界其实没有命名  也没有更高的目的

它只是自己的目的 只是在勉强被标签分类的群族里   继续酣睡  不能被唤醒  也无法遗忘

你的亘古阵痛   就要爆发  牛角挑开血腥   肤浅的绿衣美女一直在叫喊着  对着那美丽惊魂的深潭

4】

窗外的春夏秋冬  走过梅花鹿

春天的意思不是水月的意思   也不是你稍微放纵的意想和情欲

在这个安静的镜框笼罩的空间之外   你哗啦啦朽骨崩溃

比我观想的更彻底

我想这个弯勾无法测量终点  时钟也只是一直

顺着走动

2011-12-13


碎米达王爷谈水月


1】

人们都有句口头禅:镜花水月

镜中的花  水中的月

无论唐宫汉厥   宇宙核心   佛祖莲座之上

都映照着一朵秋花  一轮明月

蚂蚁  金龟子  蝉翼  蛇蜕  明晃晃的刀刃 以及

发生在未来巷口的吼叫

镜花水月   有时候反衬着实花生处被迷惑的

风景   圣人们沿街托钵

法喜充盈在清晨的绛紫色桌面

2】

我们被收藏过的   指头

也可以点石成金   我们飞翔过的空间

衣裾留香   有时候激励才是复兴的开始

有时候赞美与批评    都发生在过渡欲望的齿间

那一定非要表达的强权   必须适当地表达

那一定要对决的否定   才是出壳鸡刍躲避苍鹰的

力量   即使是水月   镜花    也不是无缘无故

3】

我从黄河源头   搜寻家族胜过狼群的

证据    从泡沫的早春池塘    寻觅着翻开乾坤的

道具    人类需要模型   建设一个比拟

需要找寻尘世   以及尘世的象征

水月   是一个爱人

她迷离  梦幻   子虚乌有

水月   很难被擒拿   即使沼泽中的灵狐

已经被圈养   投怀送抱

4】

我们的高贵的战旗   仍然绣着骷髅   镰刀

绿色的舌头   纠缠的漫叶

因为   艺术不是所有对立双方进行法庭的

审判   而是在盅惑的肉体迷宫   绣满反复的图案

湘江的美和天府之国的美    都是民间浩荡

女儿们的情刺   编织着唯楚有才

水月会暗哑下去   她的声音需要浸泡

酸辣   然后发酵磁性和敏感   那定力中的

智慧   便发扬光大



碎米达王爷的国际战略思维

1】

世界正在变化   质的变化

棕红马老掉了牙    看不出是当年的千里驹

仿佛是在一瞬间    二战之后的秩序在崩溃

冷战后的规则      也收到挑战的电波

人们当初多么纯洁   启蒙运动以来

资本主义似乎走出了经济危机和政治危机的

屠杀    屠杀是双重意义的

自我杀戮和他人颠覆   总之

人类在制造一个机器   实用功利的同时

也在枕边放下一个木偶诅咒

希特勒和斯大林      在坟墓里也互相敬酒

互相成为敌人和朋友

2】

西伯利亚的柏桦林   流淌着我们并不熟悉的

春天和少女的气息   苦难的俄罗斯与中国一样

步履艰辛   我们不愿意被奴役   被自我的传统

贫穷    也不愿意看着别人兴旺发达而哭泣

复兴   无论对于普希金还是李白   都是内在的愿望

都经历过百年腥风血雨   经历过文字的缠绵

母亲的眼神    还有那些亡灵的怨恨

不甘   所以在血和汗的土地上

需要一个人去统一和整合   欧亚大陆暂新的意义

3】

碎米达王爷  其实是一个飞行的预警机

有时候能够去感觉到   东西方不同的风

一边是暖风吹得游人醉    一边是最后的干粮

那些接缝的地方   也有水月的凼    只是青天忽然就黑暗下来

乌克兰也有母亲   美丽的女人

每一个民族都有自己的女神   每一个男人的内心

而许多更高洁的内心    躲避着时代的彷徨

在引导或者祈求着消弭战火  动乱

4】

王爷不畏惧战争风云   反而在颓废年代

喜欢欣赏那些玩具儿童    他的句子如此地错乱

他的脑门忽然就发光放亮    照着庇护神祗的庄园

蔚蓝色的美丽星球    象昨夜做的一个梦

它动物般地游荡着    被一种叫太阳的东西锁住在自由边缘

王爷对着河柳和喜鹊   黑白相间地哭泣

琴声弥漫   述说着世纪未知的苍凉

如果此刻有一个人能假扮伟人   教导我们正确和真理

如果有一个父亲从坟头归来   那是多么戏谑的雪景

无上的诗歌    水月是被打捞的谜团

在冲突的疆埸   也好比将军的红酒

2014-3-8



诗集节选

下篇《水月》节选


第二组   水月醒来【祖诗】


水月醒来

1】

冬夜  水月从冷冽的冰凌中

醒来  智慧和情感的兔子   与

吴刚的伐木之斧   一起留在门后

作为一个冒动的名词   也存在出产地

存在早产后   在人世的捶挫

只是这一切残缺   被水月额头的那片阴影

遮盖在云的里层   我们在讲述着觉醒的人类

2】

关于这条道路上的   彷徨

关于垂直  纵横   的编织

当然   神圣的图案没有特定编码

我们可以借助水  来倒影月

从水月的面孔   看到红日花

如果说感恩   那么需要等待空战之后

等待青蛙  蜘蛛  猩红的舌头

开始品尝残缺的   美

3】

蛀齿剑麻   芹菜   茼蒿  苦艾

这些植物都是矜持的  在孔雀的胆  凤凰的胃

在深渊和高远   嘻皮笑脸

我们当初来到这里  在宇宙银河迁徙

只是标出几个坐标  几个炎症  几个秘方

水月  终究醒来

突然  惊讶  没有准备

世界才变得象一场迟到的初恋


水月谈人类道德的渗

1】

天色昏黄    对于鞘翅目昆虫的本能习性

水月能够在夜晚适应   她不太烦恼杂乱的打扰

不太烦恼初夏的蚊子   纷纷向水潭的掉落

那是人类的道德   渗漏的象征

水月囔囔自语

生物都在一个偏颇的角度

精心定性和设计生活

而人类则构建了庞大和深远的精神大厦

一直来不及定型   装修

2】

宋代绘画出现过写实主义   出现过

一个明显的被废弃的断崖

而如今我们出入艺坛   出入民国清初

象个被粘住的老鼠

天哪    渗漏其实就是不连贯  细密

不跟水流一样   不与时光一样   不是

念念皆禅

你永远出现在那片水泊

精确地按照季节的炎凉   调整角度和容颜

你就是一个美女   拥有美女的烦恼

3】

我在今冬猫着身子  盘着双腿

在耳朵的深处   挠着明春的痒

渗漏的尖叫   就在经络的穴位上

他的尖叫  象一条生活之网的鱼

一朵郁金香   弯曲的私房

象是寒冷风暴一样面目狰狞  变型湖面

我总是在水月起身之前

打断思绪   让我先走

我不忍看到你离去的背影


水月刺绣

1】

那年春天  王爷与水月缠绵

做过壁虎们心里的荒唐事   年轻的时候

谁没有过荒唐   迷恋

水月白色绸缎的背部   镌刻着

芙蓉绿叶图   金印钤盖的流水

养育了成片的秋风中的狼尾巴草

于是   在月宫漫长的桂香季节

水月坐在碧玉床上  刺绣

一床粉红底色的芙蓉绿叶翠鸟图

2】

在檀香飘渺的春夜   一枝桂花

撩拨开水面   水泊潋滟的肌肤里层

铺开着这幅作品   她弯下腰去   换一副白底的

如果没有丝线的缠绕  没有金针度情

世界上如何有那么多传说

那么多白娘子和法海的仇冤

只是王爷与水月的隔离   不是人为

也非戒律   而是自然

他每天打捞的镜花  开着真理的花蕾

3】

罗布林卡   野兽出没的山野

达赖来到这里   消夏  休闲

人们可以不去布达拉宫   却必须了解法王的行宫

我们正是在罗布林卡   在密室

在第一座建筑   在雪山的怀里

才明白这个纠结   迟早会发作

情歌与政治   园林与历史

我和水月   都很尖锐地隔离和融合着

肉体的融合需要撕裂  侵犯和永久的思恋

精神的融合   需要翻越无数刀尖


扫描关注木芙蓉花下微信公众号!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